本站百度搜索:武动乾坤君子堂
推荐


我的老婆是公主 保卫哥哥 第四百四十一章 西厢记
【Ctrl+D】 保存书签。全文字TXT由会员上传发布我的老婆是公主最新章节,版权属于作者:初恋璀璨如夏花。百度搜索:武动乾坤君子堂
点击注册会员无广告
    </br>    李莉斯远远地站在竹叶之上,背靠着竹林的窗漏出一条缝隙,凭借着自己的闪闪发亮的眼睛,李莉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李和做的事情。

    李莉斯非常好奇,前所未有地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感觉,她无法明白乔念奴会露出如此痛苦的表情,而却又持续地对她施加让她痛苦的行为,可是乔念奴的声音里那种缠绵的味道却有多的欢愉。

    无法理解,李莉斯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热,然后她决定。”小说“小说章节

    她并没有去山谷间做她和李路由说的事情,她拿着手中的《人类情感》,其中有一篇涉及一夫一妻制度,以及人类对于配偶忠贞和的论述,这让她有了的灵感,于是李莉斯飞上了天空,然后降落在城市之中,寻找到了李路由的家。

    在半夜被敲窗户的声音惊醒,摸索着打开灯,就看到夏末时分窗居然结了冰,惊奇地瞪大眼睛,打开窗就发现李莉斯漂浮在她的窗外。

    “你搞什么!”任何人半夜开创,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裙,长发在脸颊前飞舞,身前还隐隐漂浮着冰霜的女,大概都会吓一跳。

    李半妆也不例外,一边非常遗憾李莉斯怎么没有敲错窗,李莉斯要是把吵醒过来那就有好戏看了。

    “走,我带你去看一件事情,你一定会主意,愿意和我离开这里,回到。”李莉斯信心十足地说道。

    “什么事情?”李半妆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床上。

    “作为一名神徒,你的胸部实在有些太大了,一定会影响,你为什么不想办法把它缩小呢?”李莉斯注意到穿着睡衣的李半妆,衣领前露出的沟壑,所代表着的硕大,绝李莉斯自己的大上一倍多。

    “说正事。”李半妆懒得和她说这种话题,她已经和安南秀说过很多次了,不想再继续这种白痴一样的解释,不过安南秀显然是妒忌的成分多一些,而李莉斯是真的这么认为。

    “跟我走吧,我在这里说是没有的,一定要你亲眼目睹。”既然李半妆也是拥有普通人类的感情,那么这本《人类情感研究》自然就是李莉斯眼中的权威资料,李莉斯觉得自己已经稳操胜券了。

    李半妆发现自己不答应,大概李莉斯是绝对不会离开的,本来不想理会她的,但是想想如果她一直这么漂浮在窗外,自己肯定也睡不着,于是嘟囔了两声,起床穿衣服。

    来到山上,李莉斯安慰着李半妆:“人类的情感尽管非常强大,但是任何强大的存在必然有其脆弱性……正如这句话所说,中的男人为强大,恋爱中的女人为愚蠢。正是因为李路由掌握了感情这种强大的力量,所以他战胜了你们,而你们却被他所束缚。”

    这是很正常的人生哲理,但是李半妆听着就觉得不对味,因为在李莉斯嘴里“感情”在她看来大概就是一件非常强大的而已,这种武器是类似于,导弹啊,原弹的实际存在,而不是一个比喻。

    “你想让我看什么场景?”李半妆打着哈欠说道。

    李莉斯神神秘秘地带着李半妆来到房间外,然后轻轻推开了门。

    夜风凉,李路由和乔念奴盖着被,薄薄的被遮掩不住乔念奴妙曼的身姿,她裸露着肩膀,似乎被下的身体不着一缕,李路由也穿着睡衣仰天躺着,乔念奴枕着他的肩膀沉沉睡去。

    “看到这一幕,你还想留在他身边吗?原来他们两个是光着身的,现在怎么穿好了衣服?”李莉斯慎重其事地告诉李半妆,“他们原来在交配……我偷到的。”

    乔念奴在被下掐了下李路由,要不是他太用力,让乔念奴太过于投入,原来怎么可能被李莉斯偷看到了都不知道?她的脸颊发烫,紧紧地闭着眼睛,真是恨不得把李莉斯的眼睛挖出来,这个居然也有如此心机,真是小看她了。

    事实上李莉斯做事并不十分谨慎,她和李半妆是飞过来的,也没有收敛气息,两位如此强大的神徒散发出来的生命气息,乔念奴怎么会感应不到?只是乔念奴不清楚李莉斯是带着谁来,也不知道李莉斯准备干什么,所以没有叫醒李路由。

    不得不说,男人做完后,享受了酣畅淋漓的感觉后,睡的总是特别沉。

    “你带我来就是看这个?”李半妆不屑一顾地看着李莉斯,虽然看着哥哥和其他女孩在一起的场景,心里总是有些不乐意,可是明白了李莉斯的心思后,李半妆是绝不会让她得逞的。

    “难道你不应该愤怒吗?绝望吗?对人生失去信心之类的吗?”发现李半妆的表现和自己预料的截然不同,李莉斯难以置信地翻着自己手中的书,自己看的没有错,可是为什么李半妆完全不是那样啊!

    “哎……这样的事情以后大概会经常遇到,难道迟早会大被同眠?毕竟就算他能轮流陪他的女们,也得多久一次啊?”李半妆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样的情景我必须有些心理准备啊,不如今天晚上预习一下?”

    李莉斯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地看着李半妆,不知道李半妆在说什么。

    李半妆踢掉鞋,然后掀开被,钻进了被窝,回头对李莉斯说道:“我要睡觉了,你出去把门关一下。”

    乔念奴艰难地忍住笑,她不相信李半妆真的如同表现的这样无动于衷,果然李半妆和她的哥哥一样,都不是好相与的,李莉斯把注意打到李半妆头上,显然是找错了对象。

    “明天再和你算账。”李半妆小声在李路由耳边说道,然后伸手就把乔念奴推开,自己钻进了哥哥的怀里。

    乔念奴顿时就不乐意了,这个李半妆,哪里有这样的?李路由是仰躺的,一人分一半胸膛就好,她也不妨碍李半妆,李半妆居然把乔念奴当成枕头似的直接推开,要不是靠着墙,她还不得被李半妆推下床?

    于是乔念奴佯装翻身,干脆搂住了李路由的脖,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李路由的腰肢,让李半妆只有一个咯吱窝可以占了。

    李莉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难道这本书是错的?可是上边写着“研究人类情感的圣典”,“圣典”难道不应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典籍吗?现在它完全不符合情况!

    李半妆不管李莉斯,伸手就把乔念奴搂着哥哥脖的双臂推开,掀开被,发现乔念奴是穿着露肩的睡衣,下身只有一条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暗骂了一声“闷**”,然后就把乔念奴整个推开,自己用刚乔念奴的姿势抱着哥哥。

    乔念奴当然不依,也伸手过来推李半妆,李半妆马上就发现乔念奴是装睡了,当即毫不犹豫地就爬到了李路由身上,干脆整个人躺了上去。

    乔念奴气的不行,今天好歹也是自己的,难道和李路由单独呆一晚上也不行吗?李路由不是说他的妹妹善解人意吗?现在可一点也不觉得,乔念奴不打算和李半妆继续斗争了,伸手扯李路由的耳朵,把他扯了醒来,真是猪啊,睡的这么死!

    “哎……谁……”李路由耳朵吃痛,睁开眼里,顿时有些茫然,自己这是在哪里?怎么李睡在自己身上?难道自己梦游回家了?不对,乔念奴还在旁边,门口还站着发呆的李莉斯,这是一种什么情况?

    乔念奴打了个哈欠,似乎也醒过来,似嗔似怒地看着李路由。

    “李,你怎么在这里?”李路由窘迫地问道,虽然李以前也知道自己和别的女孩肯定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可还是头一次让她直接面对,只是李半妆眯着眼睛,也看不出来她现在是什么心思。

    “这你要问李莉斯了。”哥哥醒来了,李半妆也不装模作样了,依然搂着他的肩膀,随着他坐了起来。

    “李莉斯你干什么?”原来罪魁祸首是李莉斯,李路由心念一转,看了看李莉斯还在那里翻着那本《人类情感研究》,隐约有些明白了……不由得暗暗庆幸李莉斯的目的只是李半妆,如果李莉斯把安南秀找来,那大家就都死定了。

    “你们都起来吧。”李莉斯不再纠结那本“圣典”了,而不甘心地走出了房间。

    “哥,以后这样大被同眠的时候,是不是会经常有?”看着李莉斯走出房间,李半妆顿时变得面无表情……虽然她刚也没有什么表情。

    “怎么会?”李路由连忙摇头。

    “可是我觉得你挺这样的。”乔念奴靠了过来,握着李路由的肩膀微微笑。

    “不……我真的不喜欢……我们还是去找李莉斯吧,看她到底想搞什么。”李路由连忙爬起床,他能够看出来,李很不爽,乔也非常不爽,虽然她们两个一左一右,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胸部挤压着他的胳膊,但是他完全没有心思享受,只想逃离现在的窘境。

    乔念奴和李半妆对望了一眼,又同时移开了目光。

    李半妆和李路由先一步离开了房间,乔念奴还要穿一条睡裤,稍迟一点也走到了门外,看着站在小水池边的李莉斯,她手里握着一把长弓,却是和当初李路由看到的那把镶嵌着宝石五颜六色的爱染神弓有些不一样了。

    “我想了想,你必须要有强大的力量,能突破现在的心境。当你拥有加强大的力量以后,你会明白你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志向和理想,信心,,责任,这些东西总是随着力量的增长而增长。”李莉斯严肃地看着李半妆,“我已下定卸去长的荣耀,成为一名圣殿大祭司,我将为你主持授器仪式。”

    李路由听蔺江仙提起过,因为南湖帝国的创建者确确实实是真正的神祗,所以南湖帝国有供奉自己祖先的圣典,而澹台仙就是第一任的大祭司。

    像李莉斯这样尊贵的身份,既然不再担任去继承帝位,以她的责任感和能力,当然也不可能无所事事,圣殿大祭司自然是适合她的位置了。

    “就是你说的让我可以吸收爱染神弓力量的方法?”李半妆的目光终于从哥哥和乔念奴身上移开,她刚还在想一定是乔念奴用了什么手段,否则哥哥和她的怎么进展的这么?

    “嗯。”李莉斯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围绕着池塘慢慢踱着步。

    黎明前的夜空渐渐寻不到星光,仿佛被黑暗吞噬,这一刹那,璀璨的星河却恍如一条忽然汹涌澎湃而出的瀑布,从南到北覆盖了天际,无数闪耀光华的点点光斑从天而降。

    水池中的水仿佛被染上了七彩的颜色,或如游丝,或如纸片,或如爆炸的气泡,迎着天空中的光斑飞了上去。

    天空中的光斑和水池中的水,连接成一线,犹如漏斗,流动着的是璀璨的光芒。

    李莉斯高举着双手,神情肃穆,稚嫩的脸颊上浮现出神圣的光彩。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天边激射而来,却是崔莺莺来到了这里,落在了李路由身旁,“夫君,李莉斯要干什么?”

    “你来的正好……李莉斯要把爱染神弓的力量吸取出来给李,会不会有?”李路由不是很放心地问道。

    “也许有,但是我在。”崔莺莺握住了李路由的手,紧紧地握住,紧紧地。

    这一刹那,李路由的心就安稳了下来,崔莺莺那无比强大的力量,总是从她的一言一行中以绝对掌控的气势透露出来,让人无需担心,只是她握的太紧了,仿佛再也不愿意松开李路由的手似的。

    崔莺莺看了一眼乔念奴,小声问道:“你告诉他了?”

    乔念奴红着脸,却没有入以往那般惊慌了,因为她知道崔莺莺似乎在她,并没有要揭穿她的意思……也许在崔莺莺看来,这根本只是小把戏,被崔莺莺当成了乔念奴有意和李路由玩的什么,所以崔莺莺不会干预。

    “不要和其他女孩争吵,你年纪大,要让着她们。”崔莺莺温和地对乔念奴说道。

    乔念奴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难道自己刚和李半妆的较劲,也被崔莺莺知道了?

    李半妆和李莉斯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崔莺莺,李莉斯清亮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夜空之中,仿佛又一点点地成为细碎,让那摇动的竹,不安份的风,远处静谧的山,都在凝听她的吟唱。

    李半妆没有注意崔莺莺,却是感觉心底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似的。

    许久之后,李莉斯吟唱完毕,她拉动了弓弦,朝着李半妆射出了虚无的一箭。

    弓上无箭,却又一道七彩光华缓缓地射出,一点点地,犹如糖丝,在李莉斯和李半妆之间流动着。

    李半妆微微有些兴奋而紧张地看着这一幕,她能够感觉到爱染神弓里强大到难以置信的力量,沿着那七彩光华,她的精神好像和爱染神弓也联系在一起,她觉得自己犹如沙漠中的一粒小沙,终于被狂风刮到了天空,俯瞰着那片沙漠,却是如此浩瀚无垠,让她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

    “好了,今天先吸收这么些吧……”李莉斯吟唱止歇,然后那七彩光华的颜色就开始变得黯淡。

    李半妆点了点头,正准备体会下身体里增加的力量,可是让所有人都的是,那刚刚黯淡下去的七彩光华,却在一瞬间光华四射,爆发出了耀眼的光彩!

    “李!”李路由大惊失色。

    “没事!”崔莺莺拦住了几乎同时有所行动的李路由和乔念奴,吻了吻李路由的脸颊。

    李路由感觉到脸颊上有一丝湿润的水渍划过,只是他的全部心神都落在李半妆身上,没有注意到这点湿润的什么。

    “怎么回事?”李莉斯发现爱染神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对着李半妆大喊:“点和我一起吟唱!”

    李半妆急忙跟着迅速换了一种祷文的李莉斯吟唱,只是这样的吟唱完全无动于衷,李半妆只觉得自己体内仿佛有一个巨大的,正在贪婪而平静地吸收着爱染神弓的力量,无休无止,似乎要将爱染神弓的力量全部吸干肯罢休。

    “李莉斯,放手!”崔莺莺松开了李路由的手,她终于行动了,眼见着那暴涨的七彩光华将整个爱染神弓包裹住,沿着弓弦就要吞噬掉李莉斯,崔莺莺身形一晃,出现在了李莉斯身后,马上将她搂住。

    七彩光华将爱染神弓完全吞噬,李莉斯心神一震,软倒在了崔莺莺怀里。

    “照顾下她。”崔莺莺将李莉斯抛给李路由,瞬间拔刀冲入了那耀眼的光芒之中,回头看了一眼李路由,眼眸中是无限柔情:“夫君,对不起!”

    “你要干什么!”李路由莫名惊骇。

    崔莺莺依然只是看着李路由,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一如她往常那般安静地看着他,只是她的身形却越发淡薄。

    “夫君,澹台仙的力量,超出了我们的预计,仅仅只是爱染神弓的力量,无法让她复苏,甚至会让李也陷入沉睡。”

    “其实莺莺一直知道自己可以唤醒澹台仙,只是莺莺贪心地想要在夫君身边久一些,所以选择沉默。。”

    “也许这是真正无法改变的强者的命运吧,无论莺莺如何挣扎,终究要离开,但是至少莺莺可以让澹台仙回到夫君的身边。”

    “夫君……莺莺……”

    崔莺莺的身形淡薄如雾,李路由喉间一甜,鲜血飞溅而出,穿过了她的身体,落在了池塘中,李路由扑了过去,伸手一抓,崔莺莺的后一丝行迹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路由委顿在地上,手指掐入掌心,却是什么也没有抓住,只觉得身体里空荡荡的,仿佛随着崔莺莺的离开,他的心也消失了似的。

    “夫君……”

    声音从身后传来,李路由惊喜地回过头去……

    “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完聚,愿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

    (全文完)

点击注册会员无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