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第941章 针锋相对
【Ctrl+D】 保存书签。全文字TXT由会员上传发布执宰大明最新章节,版权属于作者:小黑醉酒。百度搜索:武动乾坤君子堂
    幕府,议事大厅。

    为了解决萨摩国的危机,足利义仁召集了幕府的高级家臣和细川胜元、山名持丰这样的权臣来商议,高级家臣在右侧,权臣们在左侧,可谓泾渭分明。

    说实话,面对萨摩国的事情足利义仁非常头疼,虽然他有些不满岛津鸣云得罪了李云天,但毕竟岛津鸣云是他手下的守护大名,因此面对萨摩国紧张的局势他不得不进行应对。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这些家臣和权臣外,松山铭由于去过大明并对李云天有一定的了解,因此也得以参与此次议事。

    由于李云天向足利义仁挑明了来意,使得现场的人无不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此时的局势唯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让岛津鸣云向李云天妥协交出劫掠大明南直隶松江府的倭寇,另外一种就是与胆敢“入侵”倭国的李云天开战,使得大明知道倭国并不是一个软柿子。

    虽然有些家臣和权臣并不想与国力强大的大明爆发冲突,但还有一些家臣和权臣则希望以此事给李云天一个教训,像两百年前的元朝那样使得大明知难而退,不敢再染指倭国的事务。

    故而,议事一开始现场就陷入了激烈的争吵中,从大体上划分的话,文臣们的观点主和,想要低调解决萨摩藩的事情,避免与大明开战,而武将们则想着要跟李云天打上一场,他们认为能击败当时如日中天的元朝那么就一定也能击败大明,赶走“入侵”萨摩国的李云天。

    足利义仁暗中观察着现场的局势,想要知道现场这些家臣和权臣在对待萨摩国一事上的观点。

    不过,足利义仁的视线落在了双腿盘坐在左侧队列前两位的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两人慢条斯理地品着茶,一言未发。

    足利义仁最为关注的自然是实力雄厚的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的态度,两人的决定将对倭国各地的大名产生重要影响。

    另外,松山铭也保持了沉默,现场的人都是倭国手握实权的权贵,根本就轮不到他开口说话。

    “松山判官,你觉得如何看待此事?”现场的局势越来越混乱,众人为了是战是和吵得不可开交差一点就要动手打起来,足利义仁于是沉吟了一下,开口高声问向了坐在左侧队列最后面的松山铭。

    听闻此言,屋子里的争吵声顿时停止了,人们纷纷扭头望向了松山铭,想要知道他支持哪一派的观点。

    “将军大人,下官觉得诸位大人的初衷是一样的,无论是战还是和都是为了保护我国的利益。下官觉得此事事关我国未来国运,应由将军大人乾坤独断。”见被足利义仁点了名,松山铭这下不得不开口,于是向足利义仁一躬身,沉声说道。

    松山铭的这个回答可谓非常圆滑,并没有点明他的观点而是把皮球踢给了足利义仁,对主战派与主和派两不得罪,毕竟在大明他不仅学习了先进的知识同时也学会了明哲保身和中庸之道。

    见此情形众人的视线又落在了足利义仁的身上,就像松山铭所说的那样,是否与大明开战是倭国的军国大事,故而最终拿主意的还是足利义仁。

    “两位京兆尹大人的意思呢?”足利义仁见松山铭说了一通废话,于是望向了在那里慢条斯理喝着茶的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想要听听两人的意思。

    “一切听将军大人定夺。”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自然清楚此时无论是战还是和都要招人非议,故而两人对视了一眼,放下手里的茶杯后异口同声地躬身向足利义仁说道。

    足利义仁闻言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皱,虽然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都没有表明态度,但两人的这种言行无形中已经表明了观点,那就是不希望与大明开战,只不过两个人谁都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而已。

    这段时间来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与李云天走得很近,足利义仁暗中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清楚两人打得什么如意算盘,肯定是想借助李云天来压倒对方。

    因此,如果这个时候倭国与大明开战的话,那么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手下的部队将是与明军作战的主力,无疑会在战争中受到重创,进而给了别的大名崛起的机会,所以两人要避免爆发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谓战争。

    其实,无论是细川胜元还是山名持丰都与萨摩藩的关系不是很好,一是萨摩藩地处我国九州岛南部,距离京都距离遥远,使得两人的势力很难伸到那里,二来是萨摩藩由于民风悍勇故而很难降服。

    故而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并不介意通过这次李云天的兴师问罪来打击岛津鸣云一下,如果能趁机在萨摩藩扶持起一个亲近两人的藩主那么可就皆大欢喜了。

    “松山判官,你在大明待了几年,觉得大明会如何看待萨摩藩海盗劫掠大明南直隶松江府一事?”既然细川胜元和山名持丰都在是否与大明交战上持态度暧昧,那么足利义仁也绝对不会轻易表明意见,因此沉吟了一下后再度问向了松山铭。

    “将军大人,据下官所知,大明的朝廷一直对海盗一事采取守势,不过忠武王在此事上态度强硬,数年前就成立了水师来给大明南洋贸易的船队护航,对航线上的海盗是大举扫荡。”

    松山铭知道他必须要发表一些实质性的意见,因此犹豫了一下后斟酌地说道,“下官听说忠武王去年奉大明先帝之遗诏清剿沿海海盗,自从去年上半年起一直待在小琉球岛处理剿灭海盗事宜,故而依下官之见如果不能给忠武王一个满意的交待,恐怕其不会善罢甘休。”

    “哼,不善罢甘休又能怎样,当年元朝两次东征还不是被咱们给击退了!”松山铭的话音刚落,一名坐在家臣队列的中年圆脸武士就冷笑着说道,对大明强大的军事实力不屑一顾。

    “我们有天照大神的庇护,届时大明派遣再多的军队过来也会被天照大神刮起的神风葬送海底!”随后,权贵队列中的一名中年男子开口附和,好像对在与明军的交战中取得胜利有着相当的自信。

    “来这就,咱们照样把他们消灭干净。”

    “天照大神肯定会庇佑咱们的,没必要怕他们。”

    “如果现在对大明妥协的话肯定会引起大明的轻视,进而提出更加无礼的要求。”

    ……

    随即,现场的主战派们纷纷表达了与明军交战的决心,显得群情激扬。

    “诸位,我要提醒你们一句,天照大神固然会保佑我们,但忠武王此次已经顺利率领水师船队抵达了萨摩的出水港,并且顺利攻占了出水郡,如果他们以出水郡为踏板,等待援军到来而向九州岛腹地缓慢推进的话,试问诸位要如何与这支击败了元朝骑兵的明军作战?”

    见此情形,一名家臣队列中的小胡子男子高声打断了那些主战派,不动声色地问道。

    “哼,明军的实力如何想必大家心知肚明,前年仅仅数十名浪人就搅得大明南方京畿鸡犬不宁,数十万明军竟然对其束手无策,咱们的勇士一个至少可以打他们一百个!”这时,先前说话的那名中年圆脸武士再度开口,冷笑着说道。

    原来,当年南京城被数十名浪人逼得城门紧闭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倭国,这使得明军着实被倭国的权贵嘲讽了一番,心中不由得对大明有了轻视之心。

    “忠武王手下的军队与大明南方的明军不同,是其精心训练的精锐部队,元朝不可一世的骑兵就是栽倒在了这支精锐部队的手中。”小胡子男子的眉头微微皱了皱,高声反驳道。

    “哼,明军之所以能击败元朝骑兵,依靠的不过是火器之利罢了,在下听说萨摩藩的那些船只并不是在与明军水师交战中被毁,而是双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被明军水师船上的火器所击沉。”

    中年圆脸武士不由得冷哼了一声,然后望向了足利义仁,“将军大人,明军的火器笨重,使用不便,如果我们能避开明军的火器与其短兵相接,那么明军必败无疑!”

    “火器之利只是明军击败元朝骑兵的一个原因,元军吃亏后必将调整战略避开明军的火器,可是其随后还是在交战中败给了明军,由此可见忠武王手下的那支精锐部队实力不可小觑,我等要小心谨慎。”

    小胡子男子并不赞同中年圆脸武士的这个说法,正色向足利义仁说道,毕竟明军与元军之间的战争不仅一场,元军在吃了明军火器的亏后肯定会躲避明军火器,这样一来明军机动性能很差的火器就没了用武之地。

    “你是不是被明军吓破了胆子,又或者收受了什么好处,怎么处处替明军说话,居心何在?”听闻此言,中年圆脸武士顿时怒了,忍不住站起身指着小胡子男子高声喝道。

    “血口喷人,你一介莽夫只知道打打杀杀,根本不清楚此事对我国影响的深远,难道我等每次都要依靠天照大神来拯救不成?”小胡子男子见状也发了火,起身也指着中年圆脸武士说道。

    “你敢骂我是莽夫!”中年圆脸武士闻言大怒,伸手去拔腰上的倭刀。

    “难道我说错了不成?”小胡子男子也不甘示弱地拔刀,怒气冲冲地喝道。

    周围的人们见状连忙起身拉住了两人,避免两人因此而打起来,这使得现场的局势一片混乱,不少人纷纷站起来观望,就连门外的卫兵也伸长了脑袋往里张望,琢磨着是否进去维持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