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关闭
广告关闭

   本站百度搜索:武动乾坤君子堂
推荐


文章正文 第七十四章 归家
【Ctrl+D】 保存书签。全文字TXT由会员上传发布道器纵横最新章节,版权属于作者:韦小宝。百度搜索:武动乾坤君子堂
点击注册会员免费下载
    距离延庆府还有四天的路程,迎面烟尘滚滚,一只马队迎面而来,数里之外,一声长啸,响彻天际。

    汪连百脸上一喜,仰头长啸相应,这是一种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交流方法,只适合天阶以上的强者,他们中气十足,声震十里,耳聪目明,能够从这声音里,分辨出来的是什么人。象任道远这样的,只觉得声音很大,却根本听不出是谁。

    「李云来了。」汪连百说道。

    「是李伯啊,我们快走吧。」离家两年,如今就要到家,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李云见到任道远,也是一脸的激动,脸中带着一丝欣喜,胡须翘起老高。跟在他身后的,是一群任家健仆,皆是地阶以上修为,人数超过五十。

    「大少,你总算回来了。」李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任家早就放弃了。正如任道远猜的那样,自从他落水之后,任、柳两家,着实花了一番心思,派出大量的人手,布满了整个太清府四周。

    前后花了八个月的时间,无果后,只能将人马收回,毕竟不能因为任道远一个人,两家就什么都不作了,这日子还是要照常过的。

    在任、柳两家人看来,高崖落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前后八个月,基本上可以判断死亡了。

    谁想到,死人回来了。

    「是啊李伯,真是够久的,家里人还好吗?」任道远问道,他问的自然是父母,其他人与任道远关系一般,没有问候的必要。

    李云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还算好吧。」说着,贴到任道远耳边轻声说道:「吵着呢,挺麻烦的。」这是不想让汪连百听啊,人家也是天阶强者,声音稍大,就能听到。

    「吵着呢?什么意思?」任道远问道,以他对父母的了解,父亲可能会因为家族大事,不来接自己,可母亲不会。对她来说,儿子就是家中最大的事情,不管是哪个儿子,都是一样重要的。

    「你落崖之后,大家找了八个月,又等了半年时间,你还没有回来,你的三位叔叔认为你不可能回来了,又提出立逍遥为继承人。」李云说道。

    「哦,立了吗?」任道远全无感觉,立就立呗,他就想不明白,二弟对任家继承人为什么会如此看中,任家很强吗?就算强,那也是因为有星爷存在,星爷比较强,不是家主强,更不是任家强。

    李云点头说道:「立了,你不在,我和你母亲都没办法说话。」任道远嘿嘿笑了两声,并不答话,李云的意思很清楚,除了他和母亲,连父亲好像都不反对逍遥上位。

    「立就立了,有关系吗?」任道远轻哼一声说道,他真的不在乎任家家主之位,可这些人这么在乎,弄得他心情极为不爽。

    「当然有关系,一听说你还活着,有些人就坐不住,想要制你的罪。你母亲要你二弟交出继承之位,你父亲脑子都大了。」李云笑了象只老狐狸,任道远的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真是将任家各人的嘴脸展现无余了。

    「我娘也真是的,这有什么好争的?他们给我定了什么罪?」任道远真的很好奇,被人抓住,落入崖下,居然还有罪?

    「罪名多了,什么没有自知之明,因为你落入敌手,令任、柳两家损失惨重,让颜家捡了便宜。任家为你出动了大量的人力财力,花了八个月时间等等……基本上除了死罪,多少都沾得上边。」李云也笑了,任道远这三位叔叔挺有意思的。

    果然,听到这些罪名,任道远笑的很开心,好久没听到这么有意思的笑话了,至于三位叔叔,他还真没当回事。

    「李伯,小胖子宫子风还在府上吗?」任道远问道。

    李云点头说道:「在,你失踪之后,有些人看他不顺眼,准备把他卖去苦力营,我把人要过来了,这两年一直跟在我身边。」

    「哦……」任道远拉长了声音,看着李云,眼中满是好奇之色。他知道,从两年前开始,李伯就对自己另眼相看,他一直不明白原因。自己落崖之后,别人都想着落井下石,象宫子风这样的小人物,打杀卖都是身不由已的,偏又是李云将他保下,而且留在身边,真是令人意外啊。

    「谁都不看好小风,一个没用的富家子。其实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想留下来看看,两年时间,还真看出点东西了。」李云眼中满是笑意,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任家上下,真正看出这位大少有问题的,唯有自己一人,在这一点上,任福清和柳元梦这对父母,都比不上他。

    「哦,看出什么东西了?」任道远也是一脸的好奇,当初他只进行了一次篆刻,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半年时间,小风就已经是地阶下品武者了,跟大少一样,只是比大少要差一些。」李云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

    「什么?地阶?他已经拓脉成功了?」任道远真的被吓了一跳,当初小胖子是什么水准他太清楚了,比自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只用了半年时间,居然已经和自己一样了?

    李云点头说道:「那小子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练功非常狠,比我操练别人的时候还要狠,而且忽然间就开窍了,学什么会什么,提高的非常快。十八岁的地阶下品,在延庆府也只算是天赋比较好,还不能说很特别哟。」

    这个比较,自然是拿风语传奇霍雨佳来进行的,这要求可就有些高。其实霍雨佳最近两年,在风语帝国谈论的人少了很多,十六岁的地阶上品是传奇,十八岁依然是地阶上品,就只能算奇才了,如果再过两年还不能进入天阶,会变成天才,再两年可能就只是普通了。

    「嗯,不错,他没有吵着要报仇?」任道远问道。

    李云摇头说道:「吵是没吵过,不过一个人的时候,不是发呆就是磨刀,眼睛象狼似的,看谁都想咬一口,整个任府,除了对我之外,就没他喜欢的人。两年时间,除了修行遇到问题会问我之外,从不开口。」

    「有点意思,看来这人还有得救。」任道远点头说道,小胖子的天赋实在太好了,九品灵体啊,好到连任道远都嫉妒的程度。这样的人如果不能收到他的心,最好还是毁灭掉比较安全。听李云介绍,任道远知道,还是有机会收他心的。

    李云也看出来了,任道远对小胖子的关注,明显要比家主继承之位重视的多。

    「大少,看在我为您守着小胖子的份上,是不是给点好处?」李云的样子有些猥琐,与他平时为人,大不相同,而且还用了敬语,以前他和任道远说话的时候,可不会这样。

    「好处?李伯想要什么?」任道远奇道,向小辈要好处,这种事情好像不是李云能干出来的吧,他居然真的就伸手要了。

    李云搓了搓手:「横刀碎了,盾牌是任家的东西,就算我拿到手,也只是暂时使用,象这类东西,随便给两件就行,李伯不挑,给啥要啥。」

    道器,这是要道器啊。

    任道远的眼睛盯着李云看了好半天,李云目光闪烁,不敢直视任道远。

    「李伯,你是这样看的吗?」两人的马靠得很近,边走边聊。倒是将柳家的汪连百和一众仆从扔在后面,显得很不礼貌。好在汪连百知道,李云和任家大少走的极近,两年未见,任家又有变故,应该有很多话要讲,倒不会挑理。

    李云坚定的点点头:「大少,我就是这样看的。任家家主之位,那些人看得挺重的,可在您眼里,什么都不是,就是让您当,您也不会当的,李伯没说错吧。」

    任道远笑了笑,自己是道师的事情,早晚要和家人说的,他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李伯居然能在两年前,就注意到,这可真是令他有些意外。

    发簪、妙手乾坤、量天尺。现在任道远身上只有这三件道器,品质好坏不说,都是极有用处的东西。接处道术、道师、道宗两年,任道远知道,空间道器最为少见,轻易不能得到,量天尺则是保命用的,妙手乾坤用处不大,却是老钱的一片心意,也是不能送人的。

    任道远脸上带着一丝歉意,这两年来,专心道术和回家,倒真的没想过给李伯带什么礼物:「真不好意思,急着回家,还真没带什么礼物,以后我会留意的。」

    李云不仅没生气,反而是一脸的喜色,自己果然猜中了,交好一位道师,别说是他,就算任家那位老祖也很是艰难。自己老眼未花,提前示好,果然得到了回报。

    道器可不是说有就有了,单是道胎就能把人的头发愁白了,只要任道远有心,他还怕没有道器用吗?李云知道自己的实力,想要再提升一步几乎不可能,拥有一件道器,拥有不错的武技,就是他的目标。

    鬼影刀、散手,已经足够他使用了,现在差的只是一件道兵罢了。

    李云拱拱手谢道:「大少有心就好。」

    一路无话,四天之后,队伍返回延庆府,进入任家老宅。任家似乎并未因大少爷回归而显得喜庆,虽说装点的不错,任福清、柳元梦带着众家人从正门迎出,可除了任福清夫妇脸带喜色之外,余者都是强装笑脸,连仆从也是目光闪烁。

    一

点击注册会员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