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百度搜索:武动乾坤君子堂

凤灵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心神不安
【Ctrl+D】 保存书签。全文字TXT由会员上传发布凤灵最新章节,版权属于作者:唇角。百度搜索:武动乾坤君子堂
点击注册会员无广告
    </br>    在距离迦耶山不知几万里之遥的地方,有一座险峻高峰,峰顶奇树怪石星罗棋布,飞瀑流泉掩映其中,许多奇珍异草生长在山峰各处,云烟袅袅轻风徐徐,端的是一处美丽幽静之地。

    像这样的山峰,灵气充沛环境优美,若是被修行者发现,必定会用作自己的修行之处,便是拿来开山立派,也是一处绝佳的山门。

    事实上,这座山峰也确实有了主人。此时在山顶的一座洞府中,一男一女正并肩站在一座玉石台前。

    男一身青色衣衫,面容俊美,仪态潇洒中不失高贵优雅,神色平静淡然,给人一种温和亲近的感觉。

    他身边的女则是一身彩色的衣衫,面容娇媚妖娆。她双手紧紧抱着身边男的一条胳膊,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眼中是流露着慈爱与欢喜之色看着玉石台上。

    玉石台上,铺满了一种看上去便觉得无比柔软的金丝草,而在金丝草的中央,静静地躺着一颗碗口大小的蛋。

    这颗蛋初看上去晶莹洁白,可若是仔细看看,就会发现蛋壳的表面时不时地会有一道道五彩的光芒闪烁流转。

    “夫君,你说我们的孩会是儿还是女儿?”

    “不论是儿还是女儿,都是我们的孩。”

    彩衣女听了青衣男的话,扭头看向他,眼珠转了转,偏了偏头问道:“那你是喜欢儿还是女儿?”

    “都喜欢。”青衣男微笑着道,只是看上去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

    彩衣女眼中闪过一丝不满,生气地晃了晃他的胳膊撅起嘴道:“口是心非!你肯定是喜欢儿一些。说,是不是又想去找金娘她们母了?这五百年来,你大半的时间都是陪着她们。陪在我身边的时间却这么少她为你生了一个儿,可是现在我也为你生了孩了呀,虽然还不知道是儿还是女儿,但是但是你可不能偏心!”

    青衣男人脸上显出无奈之我,看到彩衣女说着说着竟然连眼睛都红了,竟似委屈的要哭了一样,只好伸手将她拉进怀中轻声安抚。

    “唉。彩衣。你怎么又在乱想了?这两百年的时间,我可是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你,何况。现在我要照顾你和孩,加不会离开你了,你不要担心了。”

    彩衣女听他这样说,顿时眉开眼笑。额头轻轻地在他怀中顶了顶,低声道:“其实我也知道。你绝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近几天我却总有些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说到这里。她那两道细长的秀眉微微皱起,想着近那不安的感觉,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青衣男听到他的话。脸上的神色也是一凝,口中虽然没有说话。放在彩衣女腰间的手臂却是紧了一紧。

    青衣男自然便是青凤青离,彩衣女则是孔雀彩衣。

    当初栖霞山一战之后,迦那重伤逃走,青离、彩衣、金娘这三只神鸟也就此不见,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于这五百年之间身在何处。

    只是从他们刚的谈话中也能够知道,起码近的两百年里,青离和彩衣是一直生活在这座山峰之上。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青离抱着怀中的女,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但是他的眼中却有着淡淡的隐忧,尤其是在听到彩衣说她心神不宁的时候。

    近半年多来,他也时不时的会有一种心神不安的感觉,就好像将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他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长时间没有去看金娘母,恐怕她会跑来大闹一场。

    但是日一天一天过去,金娘没有来,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清晰,直到今天,甚至让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而当他看到彩衣的时候,心里就会泛起不舍之感。这让他疑惑之中也有着恐惧,他知道,这种不安的预感肯定预示着什么,而且肯定与彩衣有关。

    今天的彩衣也有些不对劲,一早便拉着他来看自已那还没出世的孩。而当他见到自己的孩时,那种不舍之感又再次的冒了出来。不仅如此,就在彩衣问他喜欢儿还是女儿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了三道身影:赤朱、金娘还有他和金娘的儿金鹏。

    正因为如此,他会有些失神,以至于让彩衣有所误会。

    他表面上看起来平静温和,实际上却是心中惊涛骇浪般翻滚不休。他已经可以肯定,必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而这件事,几乎与他所有的亲人都有关系。

    忽然之间,恍若霹雳雷鸣般的一声巨响传来,便连这雄奇高峻的山峰也似摇晃了一下。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青离和彩衣,二人对视了一眼,身形俱是一动,同时消失在洞府之中。

    等他们再次现出身形的时候,已经是并肩悬立于山峰上空。他们的目光望向西方,一眼便看到了天际那道巨大的裂口。

    “那是?”

    “天破了!”

    青离眼中露出惊色,彩衣的神情也好不到哪里。

    上古时期,水神共工因为败于火神祝融,不甘之下怒触不周山,使得天破了,给这人间造成了一场浩劫,后来还是女娲以五色石补天使得这人间界没有毁灭。但是因为天破了,使得混沌之气侵入,转化了不少的天地元气,使得这人间界已经很难再诞生出强大如女娲等上古大神般的修行者了。

    原本以为没有了那些强大的修行者,至少有一个好处是这天总不会再被人不小心打破了,谁知道眼下,他们却目睹了再一次的打破天。

    “是什么人在那里打斗?居然连天都打破了!”彩衣皱着眉望着西天那道巨大的裂口,一脸的凝重。

    “不知道。不过总不是什么好事。彩衣。我过去看看,你留在这里,保护好我们的孩。”青离的目光同样凝重无比,想了想向彩衣交待一声,身一翻便化为一头青凤展翅向着那道破口飞去。

    “夫君”彩衣脸上一急,想要追赶上去,可是想到洞府之中那还未出世的孩。终于咬了咬牙一跺脚返回了洞府。

    当她再次出现在那座白玉台前。看着那颗晶莹如玉的蛋时,心里却万分的不安。

    焦急地在白玉台前来回走动了半天,彩衣终于停了下来。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蛋壳。轻声道:“孩,娘不放心你爹爹。娘现在心里非常的不安,觉得如果不跟上去,恐怕以后会再也见不到他了。所以孩。原谅娘,娘要去帮助你的爹爹”

    她忽然收回手。一瞬间打出无数的禁制,将这一方白玉台全部笼罩在其中。

    “这些禁制会保护你的,你乖乖地呆在家里,娘很就会将爹爹找回来的。”

    彩衣看着自己处于禁制保护中的孩。脸色一冷轻轻一跺脚,同样化为一只色彩斑斓的孔雀向着西方飞去。

    “咦?她这是要去哪里?”

    彩衣的身影刚刚消失,两道金光忽然出现在山峰上空。金光散开,现出两道人影来。

    其中一个一身金色衣裙。美艳的脸上却带着冰冷高傲,正是金娘。而在她的身边却站着一名十六七岁的英俊少年。这少年剑眉星目唇红齿白,面容与青离有着五分相似之处,也是一身金色的衣衫。

    “娘,是只孔雀。是否便是那个女人?”男孩冰冷的目光盯着彩衣消失的方向,向着金娘问道。

    他对那个名叫彩衣的女人没有任何好感,自然便无法奉上丝毫的敬意了。据他所知,就是因为她,他的父亲会离开他们母两百年没有回家。

    他早就想找上门来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可恶的女人了,却因为不知道他们住的地方,又总是被自己的母亲所阻而不能成行。

    直到今天,母亲忽然要带着他来寻找父亲,他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一直和那个女人住在这里。

    只是他们刚刚赶到,却发现那个女人正在离开,而且看那样竟然是有些匆促,连原形都变化出来了。

    “就是她了。”金娘听到自己的儿询问,点了点头道,然后有些不解地自语道:“只是她这么急匆匆的离去,是要去哪里?”

    “管她要去哪里,先找到爹爹再说。”少年却是有些不耐了,低头看向脚下的山峰,眼中隐隐有着激动之色。

    金娘回头看了自己的儿一眼,唉息一声道:“鹏儿,你爹爹他现在不在山上。”

    “不在?”

    少年不解地看向金娘,皱了皱眉,忽然身向下一坠,便要往山峰上落去。

    等到他接近到一定距离时,山上忽然崩射出一道劲气向着他射来。

    “哼!”

    金鹏冷哼一声,只是一甩袖,便将那道劲气消于无形。

    那道劲气自然是这山峰上的防护禁制。因为金鹏只是想落下去,所以攻击力却也并不大,而金鹏在引动了这禁制之后,也便停了下来等待起来。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可能便住在这里,他是决不可能这么乖巧的。

    只是等了片刻后,却并没有人出来,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父亲果真不在,不仅如此,此时这座山上根本就没人,否则防护禁制被人触动,肯定会有人出来看看的。

    “娘!”

    金鹏忽然觉得有些委屈,原以为马上就可以见到父亲了,谁知道到了地头儿,人却不见了。

    金娘一脸凝重的望着西边,并没有理会自己的儿心情正在恶劣,冷声道:“鹏儿,我们走,你爹爹可能去了西边。”

    说完身略往前倾眨眼间变成一只金翅大鹏鸟振翅向着西方飞去。

    “娘,等等孩儿!”

    金鹏连忙也变化成金翅大鹏鸟,紧紧追了上去。(未完待续)
点击注册会员无广告